上网导航

黄磊:婚姻好不好,旅行一次就知道

作者:情感生活 稿源:互联网 2018-12-24 17:02 访问手机网页

婚姻的仪式感,不应该只局限于世俗的仪式中。

它应该被揉碎了,融进细水长流的柴米油盐里,融进年年岁岁的一日三餐中。

黄磊和孙莉的爱情,就是如此。

23年前,已经是北京电影学院助教的黄磊,对刚入学的孙莉一见钟情。

自此,他们如同每一对陷入爱情的恋人一般,为对方倾心。

2004年,黄磊和孙莉登记结婚。他们没有办婚礼,叫上亲朋好友吃了顿自助餐,在家里拉了块红布,穿着件白衬衫把结婚照给拍了。

这场婚姻的开始,没有婚纱,没有钻戒,更没有蜜月旅行。

但二人却用真心,把最初的悸动,带入了彼此浓厚又保鲜的婚姻生活。

黄磊对孙莉到底有多宠爱?

孙莉怀孕的时候,不巧黄磊摔骨折了。

但为了让孙莉吃好,他拖着骨折带来的不便,每天为妻子准备各种丰富的菜品。

结果,孙莉怀个孕,他和她都胖了。

如今两人相爱23年,结婚14年,育有3个灵动可爱的孩子,仍然幸福得如同热恋期。

黄磊的微博中,充斥着他为这个家庭日益精进的厨艺。

他照片中的每一帧画面,都是对孙莉和孩子们长情的凝视。

黄磊从《人间四月天》里“徐志摩”式的文艺美男子,变成了双商碾压众人的胖大叔。

孙莉却依旧是23年前的清丽脱俗,时间仿佛无痕,只给她留下了一份通透和从容。

在这不咸不淡的柴米油盐中,他们把婚姻,经营成了彼此眼中辽阔的星辰大海。

就在黄磊和孙莉20周年恋爱纪念日上,他们终于迎来了一场迟到的蜜月之旅。

这是一场带着孩子的蜜月旅行,也是一次对20年恋爱历程的纪念。

而他们把这个深情的回望,留在了南太平洋的新西兰。

他们的第一站是马尔堡峡湾。

终年沐浴在阳光中的马尔堡峡湾,是新西兰最大的葡萄种植和葡萄酒酿造地区。

黄磊一家,在MV Tarquin豪华游轮上,品尝着新鲜打捞上来的绿唇贻贝、三文鱼和生蚝,吃下的贝壳被抛回海中。

“取之于海,用之于海”,是新西兰人的信条。

暖阳、美食、佳肴,配上丛林叠嶂的原始森林,土地皱褶的起伏山脊。

爱人和孩子暖阳中的剪影,成为了这趟旅程的开始。

接下来,他们到达了坐落在马尔堡峡湾的摩图阿拉岛。

在这个纯净安逸的鸟类保护区,生活着包括知更鸟、吸蜜雀、红额鹦鹉等在内的各种珍稀鸟类。

它同样也是新西兰国鸟,奇异鸟的所在地。

黄磊和孙莉把年幼的妹妹安顿好后,随即牵着多多开启了寻找奇异鸟的探险之旅。整座岛屿散发着绿叶交错的草木香气,让多多兴奋不已。

她行走在泥泞的小路上,穿梭在城市里无法感受到的纯粹的土地上。

没有了社会的束缚,听不到钢筋水泥的嘈杂。

此刻的多多,是地球的孩子。

他们还去了凯库拉。

白天,他们跟可爱的小海豹亲密接触,看着海豚越出水面时天籁般的低吟。

夜晚,入住哈普库树屋,躺在原汁原味的树屋里。

一家四口,透过郁郁葱葱的枝叶仰望银河。

听着小鸟轻灵的鸣声入睡。

在这里,他们仿佛能听见繁星在呼吸。

黄磊说:“草地、木屋、山川、河流、大海、动物与人之间的完美融合,就是我和孙莉追求的一种生活方式。”

但新西兰的生活方式,不仅仅是人与自然的交相融合,它还是人与人之间文化的包容

新西兰15%的人口是毛利人,作为新西兰原住民,他们并不像印第安人那样在历史上遭受奴役和屠杀,而是成为了新西兰不可或缺的国家精神。

毛利人的“碰鼻礼”是当地政府欢迎外国政要的重要仪式,在日常生活中同样适用。

“哈卡”战舞,则无数次出现在各类新西兰国家球队的赛场上。

它是毛利战舞,也是新西兰人的战舞。

在为老师送别的葬礼上,不同肤色的新西兰学生在灵车前齐齐单膝跪地。

怒吼声中夹杂着拼命抑制的哭泣,战舞中的每一次咆哮和跺踏大地的律动,都是他们对逝者的呼唤和追思

新西兰的生活方式,还是一种深入骨髓的平等与自由。

1893年,新西兰是世界上第一个赋予女性在议会选举中投票权的国家,远早于英国和美国。

现如今它已诞生三位女性总督,三个女性总理。

它同时也是目前世界上男女职场工资差距最小的国家之一。

新西兰:

不仅仅是闻名世界《指环王》三部曲和《霍比特人》三部曲导演彼得·杰克逊的故乡;

不只是动植物保护区占国土总面积的30%;拥有3项世界遗产地、14个国家公园、数百座自然保护区和生态区。

不止步于在全球清廉指数排行榜中,位列第一;全球“慷慨”排行榜中,名列第三;联合国的《世界幸福报告》中,位居第八;连续三年位列世界银行最佳营商环境全球第一;经济学人智库“全球教育未来指数”排名第一;知名智库列格坦机构发布的全球繁荣指数第二名。

旅行会让人思考、追忆和希冀。

新西兰式的美景和生活,成全了他们20周年纪念的蜜月之旅。

最终,黄磊和孙莉在“全球最美丽的国家之一”,举办了那场迟到的婚礼;

而新西兰,也用地球千亿年沉淀的美景,拥抱了他们相约到老的誓言。

今天是圣诞节平安夜,身在北半球的我们,正期待一个漫天飞雪的白色圣诞。

而此时,新西兰正迎来一个充斥着阳光,沙滩,和BBQ的夏日圣诞。

圣诞节,新西兰人最重要的节日。

今天,有书特别邀请新西兰驻华大使傅恩莱(Clare Fearnley),带你从文学的角度,阅读新西兰的纯净。

从游学英国的徐志摩曾于1922年亲自拜访的凯瑟琳·曼斯菲尔德的《园会》,到威提·依希马埃拉的《骑鲸人》,再到布克文学奖获奖作品埃莉诺·卡顿的《明》。

傅恩莱大使从新西兰文学的轨迹,环视这个国家的诞生和发展。

傅恩莱大使:

“如果让我来形容新西兰,我会用一个词,那就是开放。

开放的思想,开放的心灵,开放的空间。

而我们一直也在通过真正关注平等主义和公平,践行开放。”

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新西兰,有书邀请新西兰驻华大使傅恩莱推荐了共计9部新西兰文学作品,其中6部已在中国出版。

这6部作品将以听书产品的形式免费向每一位用户开放。

通过这六本书籍,你能从历史的开端,追根溯源,倾听新西兰在时间长河中的选择和坚持,了解这个国家的移民属性和毛利文化。

理解新西兰人基因中的纯净,平等,和包容。

声明: 如写有原创则为本站原创文章,没有则转载自第三方媒体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!

本文地址: https://www.7l5.com/articles/83.html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