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网导航

门当户对才是婚姻里最大的谎言

作者:情感生活 稿源:互联网 2018-12-21 22:37 访问手机网页

都说宋朝的女人,不如唐朝女人强势。

但宋朝却有两位才女,做过同一件骇人听闻的大事,那就是——

休夫!

其中一位是李清照,而另一位,知道的人就不多了。

这个不凡女子,就是朱淑真。

朱淑贞将爱情的向往以及对心爱之人缠绵旖旎的情谊,毫无遮掩地写进词中,更因为提出休夫,招致了世俗无尽的鄙夷和唾弃。

可正是这位被世俗礼法唾骂了近千年的女子,却用她的《断肠集》,她的执着,她的抗争,向世人诠释了幸福婚姻的真谛。

1、三观不合,不能嫁

朱淑真生于南宋官宦之家,因是家中唯一的女孩,父母对她格外娇宠。

自小父母就请来先生,教她琴棋书画。

几年下来,她的才情,超越了兄长,就连父亲都甘拜下风,自认不如。

她本就是天生的美人,再加上这深厚的文学修养,让本就出众的气质,更叠加了一层灵动的神韵。

这样的人,这样的貌,这样的才情,试问哪位公子不喜欢?

在众多的提亲者中,父母亲千挑万选,终于为朱淑真选定了一桩门当户对的亲事。

那一天,十里红妆,高朋满座,她披着大红嫁衣,带着对爱情的渴望和婚姻的向往,踏上了人生另一半的路程。

初婚时,两人你侬我侬,丈夫对她也是关怀备至。

可当激情退却,她渐渐发现,每日里丈夫回来的越来越晚,和她聊的内容除了升官发财就是经营仕途。

她曾无数次尝试着与他一起讨论诗词歌赋,探讨琴棋书画,可每次刚开了头,就已被丈夫挥手,厌烦地打断了。

她猛然发现,原来眼前这个男人是个彻头彻尾的俗人,在丈夫的眼里,仕途官场才是第一。

至于她的才,她的趣,她的情在丈夫心中都只不过是无关紧要的罢了。

“鸥鹭鸳鸯作一池,须知羽翼不相宜。

东君不与花为主,何似休生连理枝。”

她只能把对丈夫的不满和抱怨写进诗里,她和他本就是两种物种,一只鸥鹭,一只鸳鸯,光看羽毛就知道在一起并不相宜。

不仅如此,她的丈夫时常晚归,身上还总是沾染浓重的胭脂香,后知后觉的朱淑真才明白,丈夫原来是青楼楚馆的常客。

她劝过,沟通过,甚至哭过,吵过,可换来的不是丈夫的怜惜,而是更加冷漠和变本加厉。

他的丈夫在婚后不久,娶回了一房小妾,甚至当着朱淑真的面与小妾肆无忌惮地调情。

这个男人就是吃准了她的无可奈何,无能为力。

寒病入体,却无人挂心,这样三观不合的婚姻,伤心又有谁看见。又有何人可留恋。

没有物质,她可以效仿卓文君当垆卖酒,但没有精神,却让她生不如死。

命运弄人,她嫁的男人,不仅不通文墨,一心只有钻营,还用“三从四德”禁锢她,欺辱她。

这样的婚姻对朱淑真来说,满眼只剩无边的绝望。

在无数个孤寂的夜里,她对自己的婚姻看得越发通透:三观不合,打死不嫁!

于是在某个深夜,她决定不顾世俗,不顾人言,不顾礼法,顺应自己的内心,她要休夫!

2、挥别错的,才有机会与对的相逢

朱淑真留了一封断肠词,离开了这个没有爱的家庭。

虽是她主动离开夫家,可在世人的眼中,她就是一个被丈夫休弃的女子。

宰相曾布的妻子魏芒,千里迢迢把这位才女朱淑贞接到了自己家,也就是当时的首都汴梁。

汴梁是个诗酒繁华昌盛之地,朱淑贞在这里,结交了很多优秀的女性伙伴。

虽然伙伴们对她格外关照,但小厮和丫鬟的眼神还有背后的窃窃私语,都让她在盛夏时节时常打起寒颤。

那个时代,对女子太过禁锢和严苛。

她只是挥别了一段错误的婚姻,付出的代价却是名声尽毁,人人白眼。

面对世人的嘲笑,她从一开始的愤怒,后来的悲伤,到最后的坦然,没人知道她究竟用了多少心力,人们只看到她淡雅从容的笑颜。

朱淑贞偶尔游园赏湖,不知是在哪一天,哪一次回眸,她看到了他,那个让她爱了一生,念了一世的穷书生。

两人一见钟情,约定私下往来。

那时的朱淑真仿佛又回到了少女时代,快乐,烂漫,对生活充满了激情与向往。

在一次与情郎游湖时,突遇天降大雨,朱淑真不顾世人眼光,就那么大咧咧拉起情郎的手,跑入亭中躲雨。

“一霎黄梅细雨。娇痴不怕人猜,和衣睡倒人怀。

最是分携时候,归来懒傍妆台。”

她一定永远记得在湖岸的亭中,有一名不畏礼教的女子,大大方方地倚入情郎怀中。

那一瞬,即永恒。

她离婚时就不曾后悔过,如今遇见对的那个人就更加确信,只有挥别错的,才有机会遇见对的。

是的,她遇见了!

3、门当户对,是最大的谎言

她这样大张旗鼓的恋爱,让自己获得了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光。

然而,才女的命运总是如此相似,她同李清照一样,赶上了“靖康之难”。

金兵南下,爱人被迫四散逃离,连一句告别的机会都没有。

汴梁成了战乱中的熔炉,朱淑贞一介女流,只好逃回了浙江钱塘的娘家。

朱淑真的休夫归家,也许只是毁坏个人名誉,但是和一个门不当户不对的男子恋爱,那毁的就是家族的脸面了。

这事,她的父母,决不允许发生。

最简单的方法就是“禁足”,不让出门,那自然约会不成。

“欲寄相思满纸愁,鱼沉雁杳又还休。

分明此去无多地,如在天涯无尽头。”

无法出门的她,只能写信给情郎,可这信一封都无法送出,全被父母撕了,烧了。

两个人,就像天涯与海角永远无法相见般的遥远。

“门当户对”成为了那一扇最可笑的屏障。

于是她写下了一首又一首的词,那不见的思念,爱而不得的痛苦,以及对门当户对的憎恨,都显在词中,字字断肠,句句啼血。

“独行独坐,独倡独酬还独卧。

伫立伤神,无奈轻寒著摸人。

此情谁见,泪洗残妆无一半。

愁病相仍,剔尽寒灯梦不成。 ”

人事寂寞,朱淑贞不忍见春光,只怕想到那未知生死的爱人。

不过数年,朱淑贞郁郁而终,父母认为她的诗稿有辱家风,全部都付之一炬。

只有少数流传在外,被后人辑录为《断肠集》。

朱淑贞曾经问过自己,如果遵循礼教,如果不读诗书,她会不会也像大多女子般“三从四德”,“逆来顺受”,在父母安排的门当户对里终老。

她的内心给出了答案,即便她什么都不会,她也知道自己要的婚姻是什么样的。

她的婚姻,物质上可以不丰盈,但精神上必须相互关怀和契合。

这才是正确的婚姻观,这才是婚姻长久的秘诀。

门当户对是婚姻观上最大的谎言。可它却成为无数父母为儿子和女儿挑选对象的标准。

何为“门当”?何为“户对”,地位,家世,财力,这些表面上的东西究竟害苦了多少痴男怨女?

有多少人,可以如朱淑真一样果断地挥别错的,追寻对的?

我想,这芸芸众生中,有太多人选择的是在所谓的“门当户对”中“凑合”一生。

婚姻贵知心,定交无暮早。

三观相近,精神相通,是婚姻的关键。

找到那个三观相合的人,不要因为父母、年纪、外界的风言风语,而草率地嫁给那个自己并不爱,甚至都不了解的“门当户对”。

我坚信,面包以后可以携手挣,但有情的人,这一生或许只能遇见一个。

要知道,这世间,无价宝易求,但有情郎,难得。

声明: 如写有原创则为本站原创文章,没有则转载自第三方媒体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!

本文地址: https://www.7l5.com/articles/28.html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