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l5.COM上网导航

最好的爱情,是不怕你爱别人

作者:情感生活 稿源:互联网 2018-12-29 08:34 访问手机网页

曾在书上看到这样一个故事:

有对双胞胎一个叫“一弦”,另一个叫“一柱”。

某天上课老师偶然吟诵到李商隐的“锦瑟无端五十弦,一弦一柱思华年”时他们猛然泪奔。

原来诞下他们后去世的妈妈就叫“华年”。两人的名字里倾注了父亲对母亲深厚难言的爱!

那时候的爱情可以这样不动声色,却将思念与永恒融入骨血里......

唐圭璋,尹孝曾

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

夏日的梧桐树下,他手执洞箫清扬婉转,她为他轻摇蒲扇随声和唱。

他是当代词学家、文史学家,人称“情圣词宗”的唐圭璋;她是有名的尹家花园里的大小姐尹孝曾。

然而天不假年,她早早魂断香消。

他噙着泪为她吟出“明月茫茫,一度登楼一断肠”和“今宵独卧中庭冷,万里澄晖照泪悬”的诗词。

此后再未续弦。

在千家万户爆竹声声的喜庆除夕,他独自携一管洞箫坐在她的坟茔前,箫声哀怨,四顾凄凉。

在为同学们解析东坡居士的《江城子》时,一边吟“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”一边在黑板上手写。

久久转过身来时,他已经泪流满面,泣不成声,只说了一句“苦啊!”台下抽泣声一片......

最好的爱情不是海誓山盟,而是我心里永久住了一个你:

上穷碧落,下穷黄泉,跨越生,跨越死。

三毛,荷西

婚礼上没有手捧花,香菜也可

1973年的非洲沙漠小镇上,笑颜如花的三毛决定嫁给眼前这个大胡子荷西。

他为她精心准备了结婚礼物,三毛兴奋的跳起来:“一定是花!”

打开盒子后,忽然露出两个骷髅的眼睛,原来是一副骆驼的头骨,两排惨白的牙齿。

这是三毛最心仪的结婚礼物,她将骷髅摆在书架上,一叠声的赞叹:“真豪华!真豪华!”

这种抑制不住的欢喜感染了木讷的荷西,他也得意的说:“我在沙漠里走死了才找到,我知道你一定会喜欢。”

婚礼上,没有华丽的排场,没有洁白的婚纱。

三毛把一把香菜别在阔沿帽子上作为装饰。

“很好,田园风味,这么简单反而好看!”荷西的眼神里满是爱意。

他们手挽手走进了沙漠,走向简陋的法院,也走进了彼此的生命里。

沙漠贫瘠,日子捉襟见肘,有爱便甘之若饴。

真正伟大的爱情里,其他都是附属品。

徐悲鸿,孙多慈

一粒红豆寄相思

玄武湖畔,徐悲鸿席地而坐,孙多慈静立一旁,丝巾飘逸,明月高悬。

这是徐悲鸿为自己和孙多慈做的《台城夜月》图。

初见时,孙多慈肃静端庄,内在却有着绘画上惊人的爆发力和令徐悲鸿着迷的魅力。

徐悲鸿赞叹道:“慈学画三月,智慧绝伦,敏妙之才,吾所罕见。”

朝夕相处中二人迅速坠入爱河,然而却遭受到徐悲鸿原配蒋碧薇的强烈反抗,还有孙多慈有父亲的坚决阻拦。

爱情道阻且长,忧苦的徐悲鸿画《燕燕于飞图》赠给孙多慈,画面为一古装仕女,满面愁容。

聪慧的孙多慈一见便泪如雨下,唯寄一粒红豆予徐悲鸿。

玲珑骰子安红豆,入骨相思知不知?

爱是不着一言却道尽万千。真正的爱纵有千难万难,仍无法隔断。

林语堂,廖翠凤

结婚证只有离婚时才用得上

廖翠凤嫁给林语堂时,林语堂穷困潦倒,这个鼓浪屿首富的女儿克服了千难万阻依然奔爱而去。

廖翠凤说“穷怕什么?”

领到结婚证后,林语堂却一把火烧了它,对错愕不已的廖翠凤说:“结婚证书只有离婚才用得上。”

婚后他们远赴德国求学,相互扶持。

房东太太爱慕林语堂的为人和才华,几次三番勾引,还装晕倒。

林语堂连忙喊翠凤,二人会心一笑,房东太太无趣的离去。

有位德国离异的著名乐评人问林语堂婚姻没问题吗,林语堂笑着坚定的回答“没有”。

他们情深义重,不吝用最切实的行动来表达爱。

林语堂博士考试的最后一环,挺着大肚的廖翠凤在外面焦急地等待着,倚门而望。

已到十二点了,林语堂才出来,廖翠凤问:“怎么样啊?”林语堂说:“合格了!”

廖翠凤旁若无人的就在大街上给了他一吻。

这份爱,真挚坦荡又坚定,在彼此的世界里展露无遗。

爷爷奶奶的爱情

一件白绸褂,一双千层底鞋

奶奶当初因为爷爷的一手好毛笔字才看上了他。

爷爷喜欢吃奶奶晒的南瓜糕,但南瓜糕甜,医生嘱咐少吃,可爷爷断不了。

奶奶就把配料中的冰糖去掉,每天控制爷爷的量。

她做了整坛的南瓜糕,放在衣柜里,然后躲角落看失了明的爷爷偷偷摸过去,抓一手往怀里塞,还四处张望怕被人看到。

奶奶说起这个的时候满嘴角的笑:“人老如人小,管不住嘴馋啊!”

这是她跟爷爷之间的一个游戏,她从来不揭穿他,还乐此不疲。

如今爷爷已经走了3年了,那个陈年衣柜里,还有爷爷的一套白绸褂子,一双千层底布鞋,一把折扇。

奶奶每年都会拿出来细细的摩挲摩挲,晒一晒,然后小心翼翼的叠好放起来。

在爱情不轻易说出口的年代,奶奶却身体力行的告诉我们,什么才是最恒久最情深的爱。

战争后的离散夫妻

重逢的爱值得珍惜每一秒

他是国民党军官,因为部队转移不得不抛下大着肚子的妻子去台湾,连一声招呼都没有来及打。

这一去二人音信全无。

一别数年,归家无望的军官在那边重新成家,未曾想40年后终于有了可以归故土的许可,白发苍苍的军官踏上了漫漫寻她之路。

军官辗转找到前任妻子后,她也已另嫁他人。

再重逢时,二人紧握双手相对无言老泪纵横,当年那般明媚的女子如今银丝如雪,老太太用一方手帕替军官擦拭眼泪,却越擦越多,呜咽成声。

最后军官只说:“这方手帕留给我吧!”

老伴已然离世的军官毅然决然从台湾回来,收拾家当就在老太太附近租了一间房,每天来老太太家坐着喝茶,静静的看着她,仿佛下一秒她便要再次消失。

李安曾说:伟大的爱情,必须要有巨大的障碍。

即便老太太的老伴也溘然离世,但是横亘在军官和老太太中间的仍然是双方的儿女们。

军官于是风雨无阻,每日都来静坐、守护着她。其余时间拼命锻炼,他只想多活几年再多陪她几年。

余生已不多,不想让错过成永恒。

做不到厮守,那就日日陪伴直到油尽灯枯。

爱情,往往不是流光溢彩的,它掺杂着痛苦和坎坷;爱情里有逆旅,有坦途,有分离,有守望。无论是哪种形式,都在一个“珍惜”上,珍惜那个走进彼此生命里的人。

弱水三千,只取一瓢饮。

人生苦短,韶华易逝,有机会紧握TA的手就不要轻易放手。

每一个“当时只道是寻常”的日子才是最珍贵无比的,不要在错过或失去时才叹“谁念西风独自凉”。

声明: 如写有原创则为本站原创文章,没有则转载自第三方媒体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!

本文地址: https://www.7l5.com/articles/135.html

推荐阅读